关于鸡翅木的故事红颜自古多飘摇,木中翘楚磨砺出-典藏视野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243
——关于鸡翅木的故事 红颜自古多飘摇顾心怡,木中翘楚磨砺出-典藏视野

鸡翅木定然是所有种类木材中的异数,因其肌理细密,色泽深浅相间,秀美如禽鸟颈羽故名。古时鸡翅两字写作鸂鶒[xī chì],这是一种类似于鸳鸯的水鸟,经常雌雄相随,于共宿、同飞、并游间厮守一生,而且雄鸟的羽毛极为漂亮,古人以此种外形美丽,寓意吉祥的鸟来命名此类木材,可见其纹理之美,而这正是异数的发端。
正本清源,属归何断
紫檀、花梨等他类木材多由色取名,树种有限。唯独鸡翅以纹理取名,这也决定了在此名下的树种的庞杂难断,自明到现在其名下的树种难以计数,侯宽昭《广州植物志》称鸡翅木共有60种以上,中国产26种,有的色深,有的色淡,有的纹美。对此我们不妨按历史的脉络理顺一下哆来咪简谱,以求正本清源。

到清代中期前后鸡翅木已然绝迹,故称为老鸡翅木,王世襄先生称其为:“肌理致密,紫褐色深浅相同成纹,尤其是纵切而微斜的剖面,纤细浮动,予人羽毛璀璨闪耀的感觉。”但老鸡翅木的在硬木中属于质最轻的一种,而且油性不足,年久失蜡之后称土灰色,不甚雅观。
在故宫倦勤斋,这是乾隆晚年常住的地方,其中的家具装饰均为金丝楠和金星金丝紫檀,福扇的绦环板、面心板、炕裙板均为鸡翅木,按时间推算这些当属老鸡翅木。其纹理和今天鸡翅木纹理层叠起伏,大而规整大相径庭,其以直纹部分居多,纹理较为细小,自然排布,甚为雅致。这些木作整体呈棕黄色,全身浸润油脂,包浆极为厚重,这应当是考虑到了老鸡翅木油性不足而为之。
老鸡翅木应该是一个单一的树种,数量有限,关于其树种归属《格古要论》中记述:“鸂鶒木出西番,其木一半纯黑色,如乌木。有距者价高,西番作骆驼鼻中绞子,不染肥腻。觉有作刀靶,不见其大者。”据此描述林仰三、苏中海先生认为其应该是铁刀木棒糖妹。吴旻霈
老鸡翅木绝迹后,因为鸡翅木深得文人喜爱——鸂鶒之名便可见喜爱程度,盛名早已远播,故而人们便将众多纹理相似的树种附会其下。于是新鸡翅木便粉末登场,此类鸡翅木颜色相对略重一些,整体呈现棕色,纹理中常见黄色斑纹。比重也要重些。就质地而言新鸡翅木的纤维较粗、韧性好,不易雕琢且雕刻中易起茬。
此类鸡翅木的树种较为庞杂,应包括红豆属、铁力木、崖豆属等,例如清代屈大均所著的《广东新语》中把鸡翅木称为“海南文木”:“有曰鸡翅木,白质黑章如鸡翅,绝不生虫”、售秦晋间,妇女以为首饰,马食之肥泽,廖曰马食相思、“其树多连理枝,故名相思”。这相思木便是红豆属的鸡翅木。
时至近代,鸡翅木很多是从非洲进口而来,有人称其为假鸡翅木,但其纹理却较之新老鸡翅木更加的规整,华丽,虽然有些浮夸之感,但以鸡翅木以纹理作为归属依据的惯例,将其作为鸡翅木也名正言顺,这种鸡翅木的树种主要有两种,一为崖豆属,一为铁刀属,其中崖豆属尤为美丽,花纹较大规则性强,但木材多成浅褐色。
鸡翅木在自然学界本无相应的单一树种,他更是一种文化的范畴。故而在国家的红木标准中,便考虑到了鸡翅木的历史沿袭,将非洲崖豆木、白花崖豆木、铁刀木划归其属下。
脾性难辨,终归风雅
鸡翅木虽然因为美丽的纹理深得文人、商贾的青睐,但其地位却一直不甚突出,命运也跟着时风飘摇不定。根源在于鸡翅脾性难辨,它不像黄花梨那样颇具文人风雅,也不像紫檀那样尽显沉穆雍容,只能迎合当时的风尚,跟随着时人的诉求。
虽然如此但鸡翅木却不失风雅,以其纹理独胜于木作行当中。自明至清虽然鸡翅木的器物的数量不多杰·科特尼,但各种器形却均有涉猎,足见时人对其喜爱。
明代时,文人多求自然之风,例如当时的园林设计多尚与自然相合,所以此时鸡翅木的木作多以表现其木质纹理见长,顺其自然而为之,但这种做法又和黄花梨的工艺相近,所以此时的鸡翅木作与黄花梨十分相似。
到了清代,木作普遍具有的穷极工巧,繁缛奢华的特点。鸡翅木也难耐寂寞失去了仙风道骨的自然之气解忧曲,渐入世俗,这点反而掩饰了鸡翅木本来的纹理之美。

以“苏式”家具中鸡翅木作为例今日捷财,虽然苏杭一带鸡翅木的存量较小,工匠在用料时也是本着物尽其用的宗旨,但是鸡翅木的家具上仍然可以见到各种雕饰,手法颇为丰富,囊括了浮雕、线刻、嵌木、嵌石等诸多工艺,且镶材多为玉石、罗甸等有颜色的彩石,但因为木材数量限制雕刻多是用小块堆嵌。到了晚晴,随着金石之风的盛行,鸡翅木作甚至出现了仿青铜的造型。
其实综合历代风格,以明代鸡翅木作最为雅致,鸡翅木本来就以纹理为胜,明时木作以此为本,施以雕工,木料的自然之美在器物中得以延续,可以说此种审美意趣甚为超脱,但似乎曲高和寡,逐渐为世俗之气沾染,失去了草木的本心。
鸡翅木在古时有“紫鸳鸯”的美誉,古人对其美丽的纹理赋予了丰富的吉祥及精神寓意。虽然鸡翅木属下树种庞杂,争论也不绝于耳,且木作的风格也在世人的喜好中起伏摇摆,但此类木料重其神而略其形郭燕娟,这种韵味确是其他木种所不具备的沛泉菁华,当黄花梨之类因为树种的枯竭渐渐成为博物馆中的“死物”时,鸡翅却不断有具其神韵的树种加入,虽然在众多的种类的木作中鸡翅木总是若隐若现,但只要神韵具在,鸡翅木便可以自居一格,连绵延续。
(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)
---END---

文章归档